更新时间:2018-08-14    浏览次数:

近日,美国特朗普政府在对中国大打贸易“组合拳”的同时,依然没忘记向其他贸易伙伴“宣战”。继宣布对土耳其的钢、铝制品征收双倍关税后,美国又在华盛顿与日本举行FFR(自由、公正和互惠)谈判,逼迫日本在双边谈判中无原则让步。在经济全球化的大背景下,特朗普政府逆潮流而动,为了“美国优先”和“美国利益”,不惜牺牲盟友乃至全世界人民的利益,以“保护贸易”挑战“自由贸易”,以国内法挑战国际法,以公平为由制造事实上的不公平。美国已实实在在站在了全世界的对立面,令人大跌眼镜。

全球化是人类社会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它与自由贸易相互促进,共同发展。美国曾是全球化和自由贸易规则的主要设计者,目前却公然以“保护贸易”挑战“自由贸易”,其做法带有明显“破坏者”性质。其做法不仅会损害针对国的利益,也会损害美国自身利益,更重要的是损害全球价值链上的所有国家的利益。

在全球化大背景下,各国均或多或少参与到全球产业链之中。一旦贸易摩擦升级,全球商品的成本、流通、价格都会发生不可预测的变化。特朗普政府奉行贸易保护主义,对进口钢铝制品加征关税的做法导致被“制裁国”出口骤降。以日本为例,6月日本对美国的钢铁出口额同比下降了17.2%,出口量同比下降32.3%。同时,贸易保护主义也导致美国自身生产成本暴涨,削弱其产品的国际竞争力。哈雷“跑路”事件表明,“美国优先”的保护主义政策不仅没能“保护”美国企业,反而搞砸了企业的经营秩序,企业只能“逃亡”自保。当然,被征税国的跨国公司及参与全球价值链的他国企业也不能幸免。特朗普政府以保护贸易为由挑战自由贸易,与昔日贸易伙伴为敌,结果便是损人又不利己。

在全球化大背景下,强化国际法的规范性和作用至关重要。探讨 WTO协定义务在成员方的适用问题,本质上是探讨国家如何在国内履行国际法义务,w88.com。GATT (关税及贸易总协定)时期的“祖父条款”,允许缔约方在保留本国国内法的前提下,尽可能履行 GATT 项下的义务。WTO的《马拉喀什协定》变相地取消了“祖父条款”,并规定:“每一成员应当保证其法律、规则和行政程序,与所附协议中的义务相一致,”实际上确立了 WTO多边贸易协定之于WTO成员国内法的优先地位。美国无视WTO规定,以国家安全的名义,启用国内法的“301条款”和“232条款”,对WTO的其他缔约国进行“制裁”,完全放弃了“合作精神”,将国内法凌驾于国际法之上,也伤了成员国伙伴的心。

“公平”和“互惠”是美国总统特朗普提及频率最高的两个词,此后被进一步演绎成了“对等开放”,成为美国制裁贸易伙伴的重要逻辑起点。表面上看,公平和互惠与全球化和贸易自由化的理念并不违和,但仔细分析,就会发现特朗普的公平贸易观,事实上否认了现行国际贸易秩序形成的历史背景和各国的差异性。目前各国现行的贸易自由化水平与其经济发展水平密切相关。国家越发达,贸易自由化水平越高。即便是发展水平相近的国家,也会表现出关税的差异性。WTO的普惠原则就是承认这一差异性的具体体现,因为WTO在推行贸易自由化的同时,还注重“促进发展和经济改革”,而WTO中的发达国家成员国单方面给予发展中国家优惠待遇的目的就是为了增加发展中国家出口收益,促进发展中国家工业化,加速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增长率,从而带动世界经济的发展。特朗普的公平理念,却完全忽视了这一差异性。一旦“对等开放”,必然会使工业化水平较低的贸易伙伴丧失发展机遇,被固化于价值链低端甚至永远被排除于全球价值链之外,造成事实上的永久不公平。久而久之也将造成贸易贫困化增长,最终会使贸易额下降,经济增速减缓。因此,特朗普的“公平”贸易观必然招致全体发展中贸易伙伴国的坚决反对。

从特朗普政府的所作所为上看,其美国利益至上的贸易政策导向不仅与全球化的发展方向背道而驰,更有悖于WTO的规则和理念,必然走向全世界的对立面。

(倪月菊,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海外网专栏作者)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海外视野,中国立场,登陆人民日报海外版官网——海外网或“海客”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6-2017 亿元彩票 版权所有 @